手機客戶端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研究生助考生舞弊被判刑
[ 編輯:admin | 時間:2013-04-20 12:29:18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 ]

揭秘助考產業鏈:研究生助考生舞弊被判刑

用手機短信傳遞答案在助考舞弊中是常用的手段。本報記者 洪克非攝

本報記者 洪克非 中新社記者 劉柱

27歲的碩士研究生劉聰的人生從此拐了一個大彎:因非法獲取國家秘密,2013年4月2日,他被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零5個月。

與劉聰一同受審的另外17名犯罪嫌疑人罪名大致相同,最高獲刑兩年零7個月。

在公安機關的打擊下,非法運作“助考”這一行業的內幕開始為人所知。

“抱團”

已有資料顯示,早在3年前,剛研究生畢業不久的劉聰就開始涉足“助考”這一行業。

2009年5月,劉聰從網上購買了接收發射設備,為參加護士資格證考試的4名考生助考舞弊,并小賺了3000多元。

第二年,劉聰在操作從業會計證的考試舞弊中與李斐、曠合林等人結識,并展開密切合作。

知情人士稱,除了同為衡陽老鄉外,3人都看準了因社會分工的專業化和無處不在的資格認證考試帶來的“市場機會”,開始抱團從事包括會計從業資格考試、建筑類資格考試、執業醫師資格考試、大學英語四六級、全國研究生招生考試等考試培訓。

這類社會助學機構來錢的方式大多相同:招收參加各類資格考試的“包過”考生,再由培訓機構或者負責人與該考生簽訂“包過”協議,承諾通過發送答案等方法幫助考生舞弊。

“協議包過生”的收費遠高于普通學員,少則幾千元,多則數萬元。

“同樣的資格考試培訓,普通的和包過的,費用差10倍甚至更多,明眼人自然知道什么意思。”長沙警方一人士稱。

2010年是3人合作最順的一年,從業會計證、土木建筑職稱考試、二級建造師,幾乎都有利可圖。甚至連當地農村信用社招聘用人的考試,他們都能“插上一杠子”。規模最大時,他們曾購買了100套數據接收設備用來助考舞弊。

2010年,曠合林開辦了長沙市中培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并招聘了若干人等幫助從事招生和助考。李斐也注冊成立了長沙李財教育咨詢有限公司,除了進行一般培訓外,最重要的是靠與考生簽訂“包過”協議進行助考賺錢。

警方偵悉,類似機構單憑一家無法立足。因為從獲取考生信息、招生、簽訂包過協議到拿到試卷和答案,沒有能夠全流程包攬的。即便某個機構有偶爾的一次成功,也無法應對其他考試時的“助考”需要。

在“合作、共贏”的理念下,李銘開辦的湖南鐵道富孝職業培訓學校、彭德祥的長沙祥云教育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彭志組建的王牌教育公司,都加入了“抱團”的“助考”聯盟。

上述培訓機構在各類考試前互通信息、資料,只要其中任何一個培訓機構能夠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考試試題或答案,其他機構采取購買的方式,或者將自己培訓機構的“包過生”打包轉賣給其他有試題或者答案的培訓機構,從中牟利。

收獲季節

司法機關的文書表明,2011年9月至12月,是上述助考機構業務最為繁忙的時間段,而且大多賺得盆滿缽滿。

當年9月,全國執業醫師資格考試臨近,與往常一樣,曠合林、李斐、劉聰均各自招收了一批“包過”考生。9月17日、18日該考試開始前,李斐、曠合林在網上從名叫“精英杰”、“海天培訓”的人手中分別購買了4門考試科目的試題、答案。

為了慎重起見,試題和答案交由槍手們進行了認真核對,之后將答案分別打印。

劉聰更親自參加考試,以驗證試卷及答案的真實性。某大學輔導教師嚴發江則在現場發答案給考生,并負責安撫考生情緒。

很多人都因“助考”順利通過了考試。

此役,曠合林、劉聰獲利3萬多元,李斐收入近10萬元。

12月9日,全國執業醫師考試成績出來后,興高采烈的李斐發短信給一些仍然沒有通過考試的人,再度強調了自身實力,并呼吁有志者前往合作。

忙碌完醫師考試后,另一場“戰役”即將打響,全國一級建造師的執業資格考試于9月24日、25日進行。經驗顯示,這是“能一口吃成胖子”的機會。

緊張地忙碌后,曠合林及其所在的中培教育咨詢有限公司招收了30名考生,彭志、李銘共招收了10名“包過”考生。

然而,這次的關系卻在彭志這邊。

監考教師朱娜莎與彭志熟悉,彭提議讓朱幫忙拍攝試卷,每門功課可提“好處費”6000元,得到朱的同意。

9月24日、25日,彭志授意朱娜莎在開考前將第二、三場考試試卷用數碼相機拍攝后通過QQ傳遞給自己。拿到試卷后,雇請來的“槍手”迅速作答,通過曠合林轉發給彭志和其他包過考生。

據調查,在這次2011年的全國一級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中,曠合林、李銘等人收取考生的“包過費”,少則3萬元,多則5萬元,共從30多名“包過生”手中收費80多萬元。

由于答案高度雷同,有兩名考生雖卷面考試達標,卻因答卷雷同,被取消了成績。

2011年10月,李斐、曠合林獲悉,該月月底,湖南省住建廳、人社廳聯合組織的湖南省土建工程專業技術資格考試(中級)將在湖南省某技術學院設置考點。兩人相繼找到該校教師毛小環,指使其利用監考之際將試卷拍攝后發送出來,承諾給予2萬元一門的好處費,并提供了作案用的筆記本電腦和數碼相機一臺。

心中有底后,李斐、李銘、曠合林等先后招收了逾200名“包過”考生。

更離譜的是,曠合林還指派自己公司的女員工溫曉琳冒名頂替考點的監考教師,與另一名教師王海倫共同監考。

2011年10月29日,毛小環、王海倫在開考前,合伙將《2011年度土木工程專業技術資格考試(中級)建筑工程專業,<專業基礎知識>、<法律法規及相關知識>》試卷竊取、偷拍出來,通過QQ傳給李斐和曠合林。“槍手”作答后,李斐等人再安排公司員工將答案發送給考生。

“史上最黑的一次資格考試”就此上演,也成了曠合林等人的“巔峰之作”。

由于此次“助考”是曠合林主導,李銘將其招收的70多名學生打包交由曠合林來助考舞弊。這次,曠合林拿到了近30萬元。

在金錢的誘惑下,這樣特殊的“助考服務”也出現在大學英語四級等各種全國性考試中。

2011年12月,大學英語四級考試在湖南某職業技術學院設置考點。彭志得知上次幫過忙的朱娜莎擔任監考任務后,再次讓她在開考前將試卷拍好傳給自己。

接題后,彭立即組織“槍手”做出答案,并安排人將答案交給半個小時內尚未進考場的考生。

事后,朱拿到“好處費”2950元。

經相關部門鑒定,全國一級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執業醫師考試,土木建造專業初中級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試題啟用前屬于機密級國家秘密。

據悉,該案案發后,毛小環、朱娜莎等4人因泄露國家秘密罪另案審理,并早于劉聰等人案件前受審、獲刑。

助考已成產業鏈

辦案的長沙市天心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一中隊隊長陳杰峰介紹,湖南涉案的李斐落腳在天心區,他們在追蹤李斐時,意外趕上了一個飯局。“里面12個人,都是各個培訓機構的,正在慶祝當次自考的順利助考過關”。

警方隨即查出,這些“慶功”的人士隨身攜帶考試答案,手機信息里面有考前傳送答案的記錄。

案件滾雪球般擴大。

除刑偵大隊外,天心分局共9個派出所參加了案件的偵破,最多時出警100多人。“什么會計啊、做飯的、招生的,都抓了,回來一一甄別”。

警方很快發現,所謂“助考”已經成為一個產業鏈條,上下游之間、社會機構之間有著復雜而緊密的聯系。

“(他們)知道哪些人會參加考試,知道考生的手機號碼,知道自己要把答案銷售給誰。這些機構之間既存在競爭,也有合作。”陳杰峰說。

記者了解到,在離長沙不到50公里的湘潭市,轟動一時的研究生考試泄密案,也始于社會助考機構的趨利推動。

湘潭市雨湖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1年7月,付亮、劉志松各出資5萬元,在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注冊成立了湖北省睿博新宇教育發展有限公司。

2011年11月,劉志松在互聯網上以1000元的價格,購買到了201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湖南地區報考名單。

2011年12月上旬,劉志松和付亮在長沙市開福區租下一間寫字樓作為辦公場地,并安排公司5名員工通過電話方式推銷“考研保證通過”服務,最終確定了47名“客戶”。

付亮在武漢新星科技有限公司購置了5臺信號發射器、300余個無線電答案接收器,劉志松負責在考試前分發,并培訓接收器的使用方法。根據付亮的安排,田某、張某(二人另案處理)以考生的身份參加201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

2012年1月7日,田某在參加全國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管理類聯考綜合能力考試時,趁監考老師不備,從外套口袋內拿出微型照相機對試卷進行拍攝。事后,他以上廁所為由離開考室,將拍好試卷照片的微型照相機內存卡裝入信封扔出廁所窗外。在外接應的付亮拿到信封后,迅速和劉志松到附近的網吧,將田某所竊取的33張試卷照片通過QQ發給“槍手”,“槍手”做出答案后,付亮通過各發射點負責人以語音播報的方式,傳給了購買答案的考生。

辦案機關發現,該次研究生考試舞弊前,付亮與經營長沙馭博培訓學校的被告人鄧某,就2012年1月7日全國研究生入學考試期間獲取非法利益達成口頭協議,如購買付亮提供答案的考生通過,鄧某按人頭再付給付亮每人2000元的費用。

隨后,鄧某以馭博培訓學校的名義,共招收了220余名愿意購買答案的考生。

據悉,湘潭市內另有多家教育培訓、咨詢公司負責人與付亮等人取得聯系,分別為幾名至幾十名不等的考生購買了接受設備和答案。

庭審的28名被告人之中,5人的學歷為碩士研究生。

截至記者發稿時,該案仍沒有宣判。

漏洞在哪里

諸如此類的案件已經引起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對此類教育助學培訓機構混亂狀況的關注。

公安機關稱,僅從李銘開辦的湖南鐵道富孝職業培訓學校的辦公室抽屜中,就查獲了53枚各類型印章,從長沙市自考委員會到派出所戶口專用章,一應俱全。一些機構不僅非法助考,甚至附帶制造、銷售假證業務,涉及多項犯罪。

湖南教育部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負責人稱,社會上將此類社會助學機構的混亂歸咎于教育部門管理不力是錯誤的。核對記者提供的司法文書后,他聲稱上面所述的教育培訓機構中,沒有一例是教育部門主管的社會辦學機構。

他說,對于民辦培訓機構的管理,按照《民辦教育法》的規定,有審批權限的是教育、勞動人事、工商部門。按照規定,學歷、學前、自考教育等屬于教育部門審批,勞動職業技能培訓等屬于勞動人事部門管理,而現實的狀況是,很多機構是以公司的身份,變相辦理職業學校。“他們注冊的經營范圍里面有教育咨詢,這樣我們根本無法管”。

該人士透露,他們在長沙市去年開展的整頓工作中發現,這類打擦邊球的公司和機構有900多家。他建議,對此應予以強力整頓。

作為辦案機關的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民警則表示,就考試本身的監管而言,亦有需要加強的地方。“關鍵是卷子不能泄露。”陳杰峰說,他們在跟湖南省教育考試院有關負責人交流的時候,多次建議考試時要保證屏蔽設備的正常使用,嚴格把好監考教師質量這關。

考慮到現在的科技手段日新月異,警方提議,應更加重視試卷在運送過程中的保密和安全性,嚴禁考生隨意進出考場。“讓他們得逞了,對其他考生就太不公平了”。

陳杰峰指出,在公安部督辦下,各省都打掉了類似的犯罪團伙。在辦案中他們發現,眾多的參與者多不認為自己行為違法,招生的員工、弄題目的老師、做“槍手”的學生,都說是幫忙,明顯對法律的規定不清楚;一些涉案的考生甚至無懼警方的協助調查要求。此外,違法犯罪的成本低。因而,要根治這一產業鏈條,需要有關職能部門加大打擊處理力度和國家立法層面的重視。


】 【打印繁體】 【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上一篇]吉林大學:3年引進300名海外博士 [下一篇]教育部將評估隨遷子女入學情況
評論
稱呼:
驗 證 碼:
內容:
相關欄目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百家棋牌官网